我愿为您一生的教徒

我深深地思念着你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263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63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写故事的人,写到最后一定在写童年,在写故乡。我要说的,就是我的童年,我的那个她。

这是一个梦,梦里无知无觉,梦外内心大恸。
她在一个离地面五六米的塑料桶中,塑料桶中装满了泥土。她被种萝卜一样,腰部一下陷在泥土里,她的面前,是栽种的菜苗,油麦菜。我和弟弟听见她呻吟,哭泣,呼喊,声声不绝又气若游丝,她喊的是弟弟的名字,弟弟步子迈得大,跑得急,踉踉跄跄,踩过一个个水氹,大步踏上破旧的油漆桶,一个垒一个,也总算到了她面前。

我听见她向弟弟诉苦,说她好难受,她好痛。弟弟就像虔诚的教徒一样,恨不能以身代之。

但当我站在她面前时,她的羸弱不见了,她只问我好不好。我知道我想关心她,我只问她面前的油麦菜是干什么的,她就从浅土里扯出菜根,抖落泥屑,掐掉根须,就那样吃起来。我狠狠地背过身去,大哭,冲着一片破旧的砖瓦房喊,你们怎么能这样……
她只是说,这是一种疗法。

就这样,也许你会想我,也许你还爱我,我终于觉得我内心思念你,十分迫切,我学着大家的样子,给家人打电话,给你打了电话“喂,婆婆吗”“诶,你在哪里啊,你的身体你的学习总好啊?”“好,就是有点想你了,给你打个电话……”

要知道,我已经很多年没给你打过电话了,奶奶。

(弟弟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)
(我的3--10岁和爷爷奶奶弟弟生活在一起,家庭父母矛盾后。我的10--20岁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)

添加新评论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