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旅小记(二)

未曾相遇,有幸相逢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820 天前,最后修改于 743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遇见一姑娘,对,是在蓝皮车间里认识的,听大家都管她叫“霄霄”。我一向对我自己的告诫是“不要对人产生先入为主的映像,不要留下太深的感觉”。但“霄霄”呢,十八九岁的光景,生的一副好模样,细眉凤眼,面若桃花。有才的是,流行小调信手拈来,最可人疼的是,胆大心细。
主管“看我爪子也(四川话)”
霄霄“你好看也”
主管“这个问题,下班私聊”

(注:主管,男,四十来岁,已婚,和同一车间的班长结为夫妻,传为佳话,粗眉毛,小眼睛,黑框眼镜,五短身材,宽肩膀,易急易怒,车间高端玩家。)

 霄霄在第一天,提醒到我“流水线边缘锋利,易划伤手”提醒到我“靠墙角,门边是监控死角”……

 我:“霄霄,你记名字好厉害。你要是突然记不住这么多新到的人的名字怎么办”
 霄霄:“不会啊,因为我很用心地记”

 霄霄:“刚从发工资的喜悦中出来,又陷入悲伤,不够用啊。”
 A:爷爷大寿,给爷爷六百块钱祝寿
 B:给屋头三个小孩一人买套衣服,三百多又没了
 C:还朋友三百元钱
 D:聚餐(烤炉工作组给自记

几的践行)
(注:工作16天,工资1900)
(感想:我对别人不好,没有这么毫无保留,我对家人也不好,没有这份呵护的心意,我得想想这个问题)

 未曾相遇,有幸相逢。

添加新评论

已有 4 条评论

这名字。我是该乐意还是不乐意呢。哪来的狗

这名字。我是该乐意还是不乐意呢。哪来的狗

杰克的狗~请我吃饭

杰克的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