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倾城时光(一)

我曾经应下的小说,她为主角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102 天前,最后修改于 95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说起自己的生活,是不是那极种有自信、拿捏得住人心与生活的人,才有资格说起自己的日子是一段美妙瑰丽的旅程,是一段旷世的倾城时光?你若不爱自己,你若觉得自己配不上一切,你若舍不下一切,那你确实说不了这话,而她能。
人其实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熙熙攘攘,总要那么些人带点光。她能看见刺绣背后的针脚,她也懂干净从容来得落落大方。我是在一个雨季中碰着她,我恰十七,她十六芳华。
闹中取静,却又善于在人群中发声,不耽情爱,却处处都是逆鳞。我曾说:“我希望我是一只哆啦A梦,只活在你的世界”然而不知道在哆啦A梦的多少集,哆啦A梦坐抽屉离开大雄了,我也早不在你的时间线上,了交无集,无凭无据,我又能对谁说起“这位妹妹我曾见过”。那只能是“我有所思人,隔在远远乡。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”。那我将她化为我笔下人物,去揽那生活的声色犬马,去爱它个肆意妄为,她姓顾名雨,蓉城人也。

添加新评论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