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倾城时光(二)

我不喜听歌,不耽于微博,不随性八卦,我打江湖架,我喝消愁酒,我抽软罗烟。我知道许多,了解许多,见过许多。我希望呢,就像《龙门客栈》的的老板娘玉玲珑一般,生于风尘,不染风尘。
哦,顺便告知一下,那只是我的做了好久的江湖梦,换到现在,我妈说那就是个没出息的混混梦。我眼中的世界是有层次的,人分浑浊的和清明的,颜分上中下三等,我吧,大概是在中上层。这一半得归功于我那年轻时就爱折腾打扮的妈,人群之中给我找了个爸,虽然我从出生就没有与这爸打过照面,但我敢肯定他一定十分出挑,十分夺目,闪瞎了我老妈的眼,就稀里糊涂地跟了。我嘛,自然是龙生龙,刚及十六,身高直指165,至于长得嘛,听我妈说“还真便宜你了,换个人儿,能给你生的这么肤白貌美、小脸儿俊俊的吗!”
家有一兄一母一凶兽,哈哈,凶兽也就是那怂包到不行的二哈,小名叫滚,我可是闹了好久才最终拍板成交,就叫“滚”。哥哥呢长我七八岁,如今毕业后就一头扎进电脑行业,还瞒着家里进了一家日企,学了一口不生不熟的鸟语。母上大人呢,那可是帝心如渊,测不得,恼不得,其实她也好懂,实实在在过日子的人,看不了小年轻的胡思乱想,铺张浪费罢了。至于从未谋面的父亲,小时候哭着闹着问时,母亲也不恼,只说出门了。大了我也就消停的,当这是我妈的虎须,拨弄不得。“顾雨,顾雨,快出来,你上次跆拳道服落我家了,你快点啊,给我开门哪”。隔门喊话的这个呢,是我铁闺蜜方小云,知道我从小学开始就暗恋的一二三四等等小男生的名字,记得吓得我哇哇乱叫的蛇是什么颜色,还摸清了我妈的脾性,比我还能讨母上大人欢心。“来了来了”,我甩甩手上吃葡萄沾的汁水,噔噔跑去开门。滚也乐呵乐呵跟过来,看是来了个什么,“哎呀,滚你急什么,你踩着我了”。

添加新评论

已有 1 条评论

前几天都没更新,怎么今天看更新了。。